西樵

转手绘,一张于波的连城璧,渣画质也不能挡住他的美颜啊xian

塔楼里的诗人

未来的时代谁会相信我的诗, 

如果它充满了你最高的美德?

虽然,天知道,它只是一座墓地

埋着你的生命和一半的本色。 

——莎士比亚

听说很久以前,塔楼里关着一位诗人。

“我的回忆真的如花儿一般随岁月枯萎了吗?”诗人绝望地沉思着,坐在深深的阴影里,像一堆被遗弃在角落里慢慢腐烂的木柴。

他停下笔,浑浊的双眼微微眯起,注视着寂静黑暗的虚空,似乎依然在奢望从贫瘠的脑海里挤出一滴甜蜜的记忆,但尝试不幸以失败告终。

早些年他还能在梦寐中看见的幻影,如今已无处可觅了。暗无天日的牢房里,无尽的寒冷与饥饿折磨着这个行将朽木之人,残忍地剥夺了他的神志,昼夜不分的日子里,他几乎做不成一个像样的梦——疲倦地闭上眼睑,内心就被挥之不去的混沌所占据。

月光清冽,透过塔楼高高的窄窗,落在他指间的诗稿上一片惨白。

他痛苦地睁大眼睛,将单薄的一张纸看了又看,连破损的边缘也不放过,然而目光凝视字里行间,迟缓衰老的心脏仍是冷漠地不为所动。

万籁俱寂。

倏然,他听见一阵轻快悦耳的欢笑。

“是你吗?”他蓦然站起,形销骨立的身躯暴露在冰冷的月色下,如同覆上霜雪的残枝败叶。

笑声愈加响亮,愈加欢快,恍若唇畔的露水,不可思议的轻灵而虚幻。

“我看到你了!”诗人神魂颠倒地呼喊,心潮澎湃,激情难抑,一道灵魂的光星屑般乍现,霎时间延伸到光怪陆离的时间彼端。

他们曾在无垠的金黄麦田里邂逅,虫鸣声声如远古的歌谣,惊鸿一瞥,无端让那阳光下洗得璨若流火的红发耗尽一生的心动。湛蓝眼眸中碧空澄澈的倒影里,绚丽的爱情之花从此万寿无疆······

绝美的诗篇泉水般从灵动的笔尖汩汩涌出,青春的才思永不枯竭······

当第一缕曙光轻吻诗人的布满皱纹的额头时,巡逻的狱卒发现诗人蜷缩在角落里,安静地阖拢双眼。他做了一个好梦,且永远不会醒来。

他干瘦的手指紧紧地攥住一页诗稿,泛黄的纸上空无一字。


一颗柠檬多少坑:

我又想了想 其它都算了 谁能投喂我这个




17岁那年,阿不思·邓布利多坐在他妹妹的坟前吐露心声。他用尽天才少年能找到的所有方式为自己辩护。黎明将至时他似乎已经在哲学上赢得了胜利。但曙光乍现的那一刻,他终于承认爱情是盲目而罪恶的。



吃不下去君梅

从一开始就知道白无相不可能洗白,毕竟在墨香的文里干了坏事的都要付出代价,但还是桑心啊君吾爸爸,终于领便当了吗?

之前一直对君梅这个CP有意见,因为梅念卿不理解君吾,而且不管怎么看国师把君吾抛弃了是个赤裸裸的事实,他在这两千年里没有试图阻止君吾,也没有试图拯救他。虽然面对一个走火入魔的BOSS,坚持陪在他身边或者反抗他太强人所难了,但是作为君吾粉,我总觉得国师配不上。

看了最新这章才稍微改观了一点,至少国师最后还是选择留下来陪陪君吾,他心里可能有愧。但再多的弥补也没有用,毕竟他当年要是像花花那样,当然世上只有一个花花,所以花怜的感情天下无双。

没有理由指责国师,他是个好老师,教会学生道理;也是个好人,知道自己能力有限,选择珍惜生命。

但说实话,他对君吾的感情可能没有多深。

同理,君吾也没有多在乎国师,君吾只在乎自己,几百年来他没怎么理国师,却对命运相似的怜怜那么上心,所以说君吾针对怜怜是为了国师这个观点明显站不住脚。

CP这种东西,本来没有什么好说的,每个人的萌点不同,但君梅估计最后会像双玄、风情一样被普遍接受,我想趁它成为主流之前,谈谈我对它的看法(顶着锅盖)

最后,君吾认输了,他的死亡应该可以给全书画上圆满的句号了。国师可以安心地活下去了,没事还可以到花怜那里串串门,祝他们再无遗憾。

第一次转手绘

三鱼太帅了

突然觉得剑兰好可怜,当年是仙乐第一大小姐,金枝玉叶,后来却成了妓女。
自己和孩子惨死,几百年来鬼生艰苦,好不容易找到孩子,孩子居然是这种怪物。
我想她一直没有卖掉金腰带,应该还是爱着风信的吧。
其实这几百年间,剑兰如果真的去找风信,就算风信不爱她了,也会好好照顾她的。
但她没有,太子殿下想带她上天庭,她开始同意了,后来却死活不肯说出孩子他爸是谁,是觉得,没脸见他了吗?
是啊,说了又怎样?这种怪物儿子,除了母亲之外还有谁愿意接受?
真不知道她在落魄的时候,听鬼们聊起风信,会是什么感受?
你是高高在上的神祗,我却是个最下流的鬼。
想起文中一个细节,对胎灵母子的处置,风信在一开始的态度是,让他们死,一了百了,还因此和慕情起了冲突。
想想都觉得心寒。

对白无相感觉复杂

看了190章,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啊啊啊啊啊啊!!!怜怜明明没有任何错,却要遭到这样恶意满满的对待!!!!

如果始作俑者是别的角色,肯定一生黑,永远不会原谅他!!!!

但是干这丧心病狂的事的,是白无相。

那心情就很微妙了。

白无相是个地位神奇的角色,很多道友猜测他和怜怜,乌庸太子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没准就是怜怜自己,或者一魂双体、心魔之类的存在。那么他根本没有任何人性,只是一个怪物而已。

其次,就算他的确曾是人,多半也已经疯了,本来之前他没作大死的时候,大多数的道友对他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恨意,因为没有必要去针对一个神经病。而且如果他真的是乌庸太子,一想到,他是被无尽的痛苦与背叛给逼疯的,最后肯定死得惨惨的,我就没办法恨他。因为不是每个人都和怜怜一样有一颗赤子之心,有花城这样永远不会变心的爱慕者。

所以万一现在骂他一时爽了,回头秀秀告诉你,他就是怜怜......我是不是得把键盘吃下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崩溃了!!!


最后,君吾和乌庸太子肯定有关系,原因:

1、我不信铺垫了那么久的吊炸天的千古第一帝君会是个没有故事的角色;

2、君吾是在很早飞升的,只比乌庸太子灭国晚几百年,如果非要找个相关的人和事件,目前来看只有可能是乌庸太子;

3、白无相搞了那么多事,杀了那么多人,君吾居然把怜怜贬下凡间,都不动他,放任他折磨怜怜;

4、君吾后来虽然杀了了白无相,却明显没让他死透。

那么问题就来了,君吾是站在哪一边的?他站怜怜,还是白无相?或者都不站,另有打算?

突然觉得如果他认识乌庸太子,可能是一段非常有看头的过去。